也是推动交通运输现代化的一个标志

2019-02-24 11:32

至于打车软件让包括老年人在内不会使用手机支付的人打不到车的问题,顾大松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他认为,针对这些特殊的打车难群体,媒体交通台、爱心车队、城市治理公众委员等应该为其提供一种特殊的叫车服务。

顾大松说:“一旦这些群体通过电话叫车,可以推送到软件上,爱心车队的司机应当优先选择这些电话叫车的群体。”

顾大松说:“打车软件是新生事物,是信息化的一个重要契机,也是推动交通运输现代化的一个标志。我建议对这类市场和社会能够自行解决的问题,政府相关部门不要急于去管,不要‘打包’解决,应该交给社会、市场去自行管理。”

新华网南京4月2日电(徐婕 应康伟)各地严控“嘀嘀”、“快的”等打车软件引发人们广泛议论,打车软件的未来在哪里?“后补贴”时代会迎来什么样的监管?日前,新华网江苏频道联合专注于交通行业发展研究的权威学术机构——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在南京共同举办“互联网时代‘打车软件’的政府监管之道”研讨会。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东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顾大松认为,对打车软件的监管,应当倡导通过市场和社会的自我解决机制来进行。

顾大松表示,打车软件的出现与盛行是城市治理的一个范畴,也是交通与法律交叉的一个点,对打车软件的监管,应当倡导通过市场和社会的自我解决机制来进行。